有恙…

手滑发一篇非技术文…估计写不好…

题目叫有恙

一直觉得中国古代文化博大精深,别来无恙,分别以来一切可安好。简洁明了,意思就是你好。

摘录别处的一段,史书记载,战国时期的《易传》说“无恙”:“上古之世,草居露宿。恙,噬人虫也,善食人心,故俗相劳问者云无恙,非为病也。”按照《易传》的说法,“恙”是一种在草丛中聚居的虫子,这种虫子的特点是“善食人心”,简直像食人虫,而不是一种疾病。恙虫病在当时是一种急性传染病,古人见面的时候,生怕传染给自己,于是先互相问一句“别来无恙?”——亲爱的,您身上到底有没有恙虫啊?如果有的话可得说实话,千万别传染给我啊!久而久之,“别来无恙”失去了最原始的含义,由生怕传染的担心变成了一句透着亲热和关切的问候语。

了解了这一段,才真是觉得博大精深的中华文化里面暗藏的故事远比想象中的多。和这几天人人谈之色变的禽流感比较,我想若古人还在,真会有那么点似曾相识的味道。

题目叫有恙,说的我自己。本学期有幸第二次造访校医院。上一次大约是在2-3周前,当时整日地流鼻涕,我也成了全寝室第一费纸男。万般无奈光顾了校医院,只被他们开了一盒药就打发走了。时至今日,再次走访,拿了整整四盒药,顿时觉得禽流感期间,大病小病待遇就是不一样了。简单统计一下,本学期发病率算是大学以来最频繁的了。在一个月内两次被鼻涕大军攻击,这次还外加闹人的咳嗽小分队,日子很不好过。另一方面,我对感冒病毒的敬仰之情也是绵延不绝。且不说我开始怀疑生物课上所谓的抗体论是真是假,如果bug数和代码量是成正比的,那么本学期的两场病显然是非常不合理。

研究了一下四盒药。绿壳的正柴胡,老朋友,说实话除了板蓝根,我觉得这个也挺好喝的,有点甜微苦。酚氨咖敏片,自从来了交大才听说过这种药,现在很熟悉了,校医院经常开,配方里面唯一我认识的名字就是咖啡因。头孢拉定胶囊,说是咳嗽扁桃体炎,选了个挺常见的消炎药。最后还有个管咳嗽的复方桔梗氯化铵口服溶液,名字很长很威武,性状说有薄荷味。这一段算是好好把每盒药的名字都拉出来拜一拜了,还望他们奋勇杀敌以解吾之痛苦。

出来混,总是要还的。每次生病,我总会感叹,若过了这一阵,我一定好好锻炼身体,不求保卫祖国,至少也别给祖国添麻烦(补贴我那百分之九十的医药费)。只可惜我一直是一个不自觉的人,在加上没的督促,每次南体跑步,总坚持不了几次。想当初军训那段时间,入了国旗护卫队,那一阵魔鬼训练,感觉各项体能指标都处于顶峰,还是很爽的。现在各种放着不管,懒得去跑步,懒得去打球,整日浑浑噩噩口上说着赶着这个那个deadline,和抽大烟没啥两样。恙,噬人虫也,善食人心。终究是和心有关,那些时常锻炼的人,想必也不需要有人提醒他们若丢了这块容易得病。

一通废话,抒发内心被咳嗽折磨的痛苦。近来有恙,但愿过了这一阵,我能记得多去锻炼。

Tags :

0 thoughts on “有恙…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Click the right image To submit your comment: